谎言的岛屿(La Isla de Las Mentiras)观后小记
2020-08-04

(高度剧透)

这是我第一次来上影节凑热闹,同事抢到的票,她邀请我一起看。影厅很大,人和人之间必须隔两个座位。我本来感觉挺好的,然而影片开始,我发现坐在我前面的人露出的头正正好好挡住了字幕……

La Isla de Las Mentiras 剧照 面对采访的三人

影片由真实事件改编。
1921年,一艘载有260名乘客的蒸汽船从西班牙出发开往布宜诺斯艾利斯。在1月2号的凌晨,这艘船在加利西亚海岸边的萨沃拉岛(La Isla de Sálvora)附近沉没。这一晚,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不在岛上。留下的岛民中,有三位年轻女性不顾自身安危,划着一艘小船在狂风暴雨一片黑暗的海上救回了48人。她们分别是玛丽亚(María)、何塞法(Josefa)、西普里亚娜(Cipriana),她们也因此被誉为英雄,前往大陆接受嘉奖。此时还有一位阿根廷记者莱昂(León)留在岛上采访,他发现死者随身的财物都被盗,随着他调查的深入,他发现这场海难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,而他所揭示的真相,为这三位女英雄带来了诸多质疑……

影片的最后,在金色阳光照耀下,玛丽亚和何塞法划船离开了岛屿。片尾曲响起,很好听。后来网上找到这首歌,是加利西亚语唱的。这样听来,感觉加利西亚语比卡斯蒂利亚语温柔。副歌部分重复着“Háblale de mí, háblale de mí, no consientas olvidar(大意:向ta谈起我,不要允许遗忘)”。歌曲结束时,留下一段文字,说后来人们迅速遗忘了这三位女英雄,大概是因为她们被怀疑盗窃死者财物。

看起来导演最想表达的应该是希望我们不要遗忘勇敢伟大的女性。但影片刻意制造的疑点,反而让人摸不着头脑,虽然很多细节透露了真相,但我直到看到最后的文字,才完完全全肯定英雄就是英雄,和盗窃没有任何关系。影片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,让重点有些模糊。如果影片能放弃对悬疑的执念,好好安排一下情节,应该能把突出女性的主题表现得更好。

影片疑点围绕在死者财物被偷、岛上的两束灯光和失踪的监管人三点上。船长被岛上错误的灯光指引,开船撞上礁石。导演安排玛丽亚和何塞法在海难发生前杀死监管人,似乎是刻意想让人怀疑她们俩与制造假的灯光有关。而记者在采访她们的时候,除了西普里亚娜表示过一次救人的自豪,其余都神情严肃,还带点愧疚,就不得不也让人怀疑她们和盗窃有关。

整片看下来,我猜测的情节是这样的:男人们这次出海是因为提前知道会有一艘大船经过小岛,他们事先和岛上牧师打好招呼,让他那晚熄掉灯塔,同时他们在有礁石的方向用火把假冒灯塔的光,引导船撞上。沉船后他们搜刮死者的财物,一段时间后他们回到岛上,把一部分赃物分给牧师。玛丽亚对牧师有爱恋之情,她到灯塔找牧师的时候,发现了其他人分给他的财物,对他失望至极。玛丽亚和何塞法杀死监管人,是因为他在男人离开后提出了提前收租的无理要求,玛丽亚想要反抗他。监管人的傻儿子佩佩目睹了父亲被杀,但他和他母亲长期被看岛人家暴,他并不在乎父亲的死,想以此要挟玛丽亚,达到占有她的目的。玛丽亚并不屈从于佩佩,佩佩气急败坏将这件事告诉了记者。记者找人来岛上破案,牧师害怕玛丽亚揭穿他,于是嫁祸佩佩。记者还想要幸存的女人指证女主们和那晚的灯光有关,同为女性的幸存者想要保护女主们,最后选择什么也不说。

果然想要讲好一个故事很不容易。

正好在《有限与无限的游戏》中看到这句话:“听不到的静默并不一定表示参与者的死亡,听不到的静默不是指参与者的失声,而是倾听参与者声音的人的失去。当生活的传奇由于他人的失聪或无知而无法继续,那就是不幸的。”

我大多数时候觉得记住是很重要的,有时又觉得,人类的悲欢只有人类在乎,不仅是主不在乎,小小的蚂蚁也不会在乎。这些事情只是对我们人类有意义罢了,而我们终究是要灭绝的,我们此刻记住了,未来这一切又都会消失。那么记住的意义是什么呢,意义只对此刻的我有意义。我无法拥有未来,我只有此刻,这么看来,此刻的我应该选择记住。

Las heroínas de Sálvora en una fotografía de la época, con una medalla al mérito civil

真实事件中,三位救人的英雄分别是24岁的 Cipriana Oujo Maneiro,16岁的 Josefa Parada 和14岁的 María Fernández Oujo。同时接受嘉奖的还有 Cipriana Crujeiras,她为幸存者准备了食物和衣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