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

养草小记

又是一次短暂的养植物经历

去年三月底我搬家到离公司更近的小区,但我租到的是一间北卧,晴天里也只会在下午两三个小时有阳光照进窗户。离开上一个热闹的室友,忽然觉得有些孤单,让家里寄被子的时候,我让爸妈摘几株家里养的植物一起过来。养在家里窗台上的是很普通的植物,仙人掌、兰花、虎耳草和一些我不知真名的草。说实在的,在家里的时候,我也没有很仔细照顾过那些植物,我爸让我给他们浇水我才理会一下它们。

搬来新住处的那几天,忽然念想起家里的花花草草,尤其是虎耳草。高中时学沈从文的《边城》,写翠翠梦里去摘虎耳草,那虎耳草是心形的。当时虽然对这种心形植物有些在意,也并没有想着去查查它究竟是什么样子,直到某次我站在家里窗户旁看到某盆植物长得特别茂盛,我爸向我介绍这是虎耳草。在我面前的这些虎耳草毛茸茸的,确实像老虎耳朵,可这和我心里想象的心形还是差的有些远呢,直到现在我都在怀疑翠翠摘的是不是我家的这种虎耳草。

很快这些草跟着被子一起到了,为了让他们在我的房间好好地生活,某个晴朗的周末,我就去逛花市了,主要目的是买土和花盆。但花市的诱惑太大,首先我就看到了另一种虎耳草,非常迷你,非常可爱,小小的一盆标价超过一百。我稍微看了一下介绍,是日本的园艺品种,比我家的好看,若是价格能便宜些,我肯定忍不住要买回去。接着我又被各式各样的的多肉植物迷住了,即使我多年前尝试过养多肉已经失败过。我去的时候还比较早,逛花市的人挺多,大部分都是年长的人,我也就跟着他们一起在多肉区转来转去。我问老板,家里阳光不充足应该选什么多肉比较合适,她让我挑些颜色不要偏红的就好,我选好后老板帮我把多肉种好,我心满意足地提着新鲜多肉和空盆回去了。回家的路上,我觉得我的心也是晴朗的。

然而,北卧实在不适合养多肉。虽然我手中的都是绿色的多肉,但缺乏光照还是让它们生长不顺,再加上夏季对多肉不友好,它们渐渐地不再是刚买来时的模样。与此同时,从家里来的那几盆植物越发失去生机,终于在进入夏天不久后纷纷死去。那几棵虎耳草原本还有生出新叶的迹象,却也不知为何没有逃过悲惨命运。我不禁想,是我太缺乏生气了么,植物也随人。

让我欣慰的是等到夏天过去,那批多肉虽然丑了,但都还顽强地活着。九月初我必须再次搬家,为了多肉着想,我租到了朝南的卧室。早上一睁眼,就能看到透过窗帘闯进来的阳光,然后在一天中,这光线从西墙转移到东墙。因为其他的植物没了,多的花盆空了出来,我把原本挤在一个大圆盆里的多肉们转移,一棵一盆。我蹲在地上,手机在远处,也没有放音乐,安静地进行着修根倒土的动作,手被弄脏,所以也不愿意轻易中断去做会儿别的事情。重新移植后,我把它们好好地摆在窗台上,又把每一盆都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。我好喜欢这样的时间流逝的方式,宁静而无空虚感,它让我觉得我离生活中简单的幸福如此之近。

也是在搬到南卧后,我每周都会拍照记录多肉的状况,每次拍完照我都会再呆呆地看它们一段时间。如果以月为间隔,从照片可以看出多肉非常明显的变化,新叶以充满生机的样子冒出,这一定是阳光的恩赐。后来我有了迷之自信,十一月底又跑去花市买了四种新多肉。养草之后,尤其注意起天气和季节的变化,不同时期对植物的照料方式不同,在每个季节多肉的状态也不一样。因为期待着来年多肉开花,不断到来的明天也让我没有那么焦虑了。

同时我还加入了一个多肉交流群,我原以为养多肉的青年人多一些,没想到群里最活跃,多肉养得最好的都是叔叔阿姨辈的,每天看他们晒自家的植物照片也是乐趣。这次因为疫情在家里待的时间比预期长,回到住处第一件事竟然是把每盆多肉都检查了一遍,确认都还好好的才去洗手。

我希望自己能对生活再多点热情,这也是我决定养植物的另一个原因。这样小小的事情能给我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影响呢,微不足道,但生活中多了一丢牵挂,大概也是件好事。

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
Built with Hugo
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
©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