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甘大环线七日游
2019-08-24

第0天 8月3号

会合

晚上近八点,出发二十六小时后,我乘火车终于抵达西宁。这一路上经过的山洞比湘西贵州一段还多。这边的城市景观也是我不曾见过的。现代的砖房建在深色大山下的小块平地,让我觉得有些违和。还见到一些小桥,底下却没河,不知道是暂时干涸,还是只为了顺地势而建。总之,一切和东边南边都太不一样。

簸箕来接我回酒店,她比我早到几小时。此时天还是亮的,我在楼下买了一碗牛肉面,之后我们在旁边的小超市购置了后几天的干粮,主要是零食。干粮非常重要,在车上无聊了和饿了的时候都可以吃。晚些司机师傅联系了我们,让我们第二天七点五十在宾馆门口等他。原本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和我们一起包一辆车,但她临时不能来,我们只得改计划和其他人拼车。我们问到同车的另外只有两个人,这让我们稍稍放心,不用和太多人一起了。

我看了一眼司机的朋友圈,发现他这天刚结束四天的行程回到西宁。我和簸箕非常惶恐地担心他会疲劳驾驶,赶紧结束对话让他早点休息。

第1天 8月4号

我们坐的车是普通的小车,同行的是一对情侣,也不知道结婚没呢,听口音从广东来。男生坐副驾驶,我们三个女生挤在后座。很尴尬,男生一上车就在打嗝。司机师傅是当地人,口音浓重,我们常常听不清他说的话,但他之后一针见血地指出男生胃不好。我和簸箕一路上都很活跃,簸箕比我更活跃,她朝左边右边前边都拍个不停,尤其是车经过动物群的时候。

青海湖羊群.jpg
青海湖羊群 图/簸箕

塔尔寺

车准备开出西宁,司机问我们要不要去“他尔事”。我们听得一头雾水,琢磨了一下应该是塔尔寺。他说基本是信佛的人去的,听着总觉得司机师傅并不建议我们去。我们正犹豫,那两人说去吧。实际上一路上他俩都充分贯彻了“来都来了”的精神。

九点多车到塔尔寺附近,司机师傅让我们十一点回他停车的地方,不然赶不上行程。我们一看塔尔寺门口排队买票的人很多,加上门票要八十元,立刻决定不进去了。我们先是在门口晃了晃,拍了几只鸟,后到塔尔寺旁边的小山坡上。期间簸箕还被一个小女孩缠住卖东西。山坡上种了花,在这里可以眺望塔尔寺的大致景色,塔尔寺内部是红色为主,旁边有一片白色房子,稍稍细节一点的就看不到了。第一天早上我们心情不错,嘻嘻哈哈胡乱拍了些照片之后时间就差不多了。路上有很多人卖菇凉和本地核桃,这核桃果肉偏白色,味道和我们平时吃到的也不一样。我们买了些菇凉果,吃着方便。簸箕还买了两个拳头大的麻圆,她说特别香,然而其中一个我放在包里两天之后扔掉了…

司机师傅让我们在停车旁边的馆子里吃午饭,师傅是回族人,这是一家清真餐厅,菜谱是面、酸奶和大盘鸡之类的西北菜。我俩点了不同浇头的面,吃来觉得一般,再看看,洗手间也不怎么干净。此时的我们不知道,这还只是个开头,之后七天司机师傅带我们去的餐馆都和这家一模一样!所以我们点的菜也都大同小异。

青海湖

午饭结束后我们前往青海湖。车子绕着拉脊山日月山而行,路边开始见到牦牛。车越开越高,我们在可以经过的最高处停下,海拔将近四千,风又大又冷,吹得脑瓜疼,我们很凌乱。下车前的我吃了两颗话梅,此刻嘴里含着核不敢乱吐,还要装模做样地被拍照,大部分照片嘴部都很奇怪就是了。

下山后天气突变,穿过一片雨区,下午约三点我们终于到了晴朗的青海湖!官方景区门票九十元一人,司机师傅带我们从一个十块钱门票的私人景区进去了。大门口只一张桌子,坐了站了几个人,我寻思不像买票的地方,便径直想再往里走走看。守门人有点凶悍,大概只是西北男人嗓门粗,就在我超过那张桌子的前一秒,他拍拍桌子上的二维码说“买票、买票!”。我们需要走一段路才可以到湖边,旁边会有人问我们要不要骑马过去,我们不骑,但骑的人也不少。路边的油菜花田还颇有些,我们也免不了走到花田里拍些“乡村风”照片。风依旧很大,太阳非常晒,我俩都没戴墨镜,眼睛根本睁不开。

青海湖.jpg
青海湖

青海湖,水天云山相连,从水之青过渡到云之白。候鸟成列飞过,或单只漂浮在水面休息。转过身,耀眼的阳光下,湛蓝的天、鲜黄的油菜,翠绿的草和紫色的小花融合成一幅经典油画的样子。由于过于兴奋,我们在湖边蹦了好几下,簸箕还跳了个假舞,笑岔我也!这直接导致我们产生了高反,头又痛又晕,还几度花了眼。

高反让我忧心忡忡自己会晕车,但我毕竟有晕车药和贴同时加持。那对情侣的男生就不行了,他高反更严重,上车后两秒他直接吐了。我当时就在想,天啦这太考验感情了。同时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吐,保住了我和簸箕的友情。

五点多我们离开青海湖,司机说我们可能九、十点才到茶卡。在车上睡了一会儿睁眼,虽然有山,视野仍然很开阔,太阳西斜,金黄的光慢慢地从山上褪去,这时其实已经八点了。觉得有点无聊的我开始和簸箕瞎唱歌,这一路上不知为何,每天在车上到傍晚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哼歌。

第2天 8月5号

茶卡盐湖

我们一大早前往茶卡盐湖,门票六十元,单趟小火车五十元。我们是走着进去的,看到排队等坐小火车的人很多。盐看起来就像雪一样,视线里都是白茫茫的。我叫嚷着我要得雪盲症了,簸箕有点无语。我们踩着盐往里走,没有走到最里面,到第一个可以下水的地方就下去了。危险的地方是因为有窟窿,允许走动的地方水浅浅的,最深只没过脚踝。我特地穿了人字拖,簸箕则是光脚。哪想到湖里的盐砾特别硌脚!我虽然穿着人字拖,但每走一步,就会带点沙子到鞋里,摆脱不掉,踩着更疼。我俩举步维艰!簸箕本来说她光脚坚持不住了,我让她试试我的人字拖,她穿上走了一步,马上还给我。

我们下水后,来的人也逐渐变多。这时想要拍出天空之镜的感觉可不容易了。镜头里总会框下别人,还常常有人走来走去形成的波纹扩散过来,映在水里的倒影颜色也并不鲜艳。总之拍出来的效果不太好,甚至让人觉得茶卡盐湖不过如此。师傅让我们十一点回到停车场,我们只能就此返回。因为接近中午,太阳晒得狠了一些,脚上的湖水很快蒸发,留下一层盐。一路上我们还能看到有人兜了一袋子盐,拿回去制盐吗?意味不明。

茶卡盐湖中的人们.JPG
茶卡盐湖中的人们

出来我们迷路了!在停车场耗了二十多分钟才找到车。那对情侣已经回来,他们告诉我们,他们走到了最里边,那里的景色最美,但时间原因他们没有下水拍照,还坐小火车赶着回来的。(突然觉得我们迷路这么久有点对不起他们)即使这样,我们也还是想只给作为景区的茶卡盐湖打三星。

翡翠湖

午饭过后前往大柴旦。一个下午都在车上,终于在傍晚到达翡翠湖。翡翠湖就在大柴旦旁边,它是粗糙的美。粗糙是因为它还没有被修成正式景区,路又泥又土的,毫无章法地把湖分成这一片那一片。而湖和山是美的,这片湖湖水翠绿,那片湖则波光粼粼。站在一汪平静的湖水旁,我们的影子也无比鲜艳。翡翠湖真好啊,我们喜欢它胜过茶卡,一直玩到太阳下山才罢休。

翡翠湖.jpg
翡翠湖
m6OZxf.jpg
大柴旦镇旁的雪山顶

星空

大柴旦房子非常紧张,司机本来计划住在德令哈,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要发个“姐姐,今夜我在德令哈”的朋友圈。但另外两人早已自己订好全程的住处,他们在大柴旦的房间无法取消,而我们付的费用包含了住宿的,所以得司机师傅安排。安顿完他俩后,司机送我们去住处。一开始只说在城市入口附近,结果越开越远,一直到一片大空地,四周黑漆漆。车从“37°N星空露营”这个招牌过,我们猜测难道要住帐篷了么。司机师傅告诉我们,因为大柴旦一间房都没有了,迫不得已,旅行社给我们安排了这里的星空别墅,说是一千一晚,我心里先是一慌,想着难道我们得付这么贵的费用。司机说旅行社负责,原因是我们本来三人,由于变成了两人,原来给预留的三人房都给退了,导致我俩没地方住。

我们表面上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,但心里其实一阵狂喜,甚至不再惋惜另一个朋友不能来。因为星空太美了!天气非常晴朗,抬头就是我目前为止看过的最清晰的星空!银河长长的宽宽的,跨过整个夜空,每一个星座都可以被认出来,不过我只认识北斗七星啦。我上次看到勺子,还是小学的时候,我家前面是一个大操场,灯光不多的夜晚,我也能看到北斗七星,但银河就非常勉强了。吭哧吭哧收拾了一顿,我和簸箕只套了件长外套就跑出去拍星空了,虽然又冷又困,可是兴奋得不行。可惜我捯饬了半天才让弄明白让相机拍到星空的一些设置,拍得不够好看!簸箕说她两次看到了流星!每次我都在低头弄相机,她说完我抬头,流星尾巴都没看到。我让她好好许愿,她不负我望,许的愿望是我们仨能同时脱单。等到我俩的相机都电池用尽,已经快凌晨一点,最后望一眼这星空,回到小别墅里睡觉去。

第3天 8月6号

雅丹地貌

随着车子往西开,我们开始进入“万里无人区”,车窗外的风景逐渐变得荒凉。司机说,雅丹到了。在我们眼前的就是一个连一个的土丘,我们爬上一个山坡,视线所及皆是土黄色。我们在这里拍了传说中的荒野大片(并不大片)。簸箕还拣了一些路边的石头。之后就进入了明显的盐碱地区。其实这条路就是“最美公路”。司机师傅找了一个很适合拍照的路段停下来,左右两边的荒地依稀还是有一些草。于是我们又拍了几张公路大片(也并不大片)。这一段景色,我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去描写,置身其中,唯有感叹自然之神奇。但还是有人在这里留下了垃圾,有点心疼。像这样一块除了游客外几乎无人问津之地,几乎不会有清洁人员吧。

雅丹.jpg
雅丹

无人区和公路

这一天我们经过了两个关卡,需要查身份证。第一个是鱼卡,第二个我忘了名字。簸箕在第二个关卡找不着身份证了。特警大哥过来关注我们,我们想说早上过鱼卡(kǎ)的时候还有的,特警大哥马上一本正经纠正我们是“鱼卡(qiǎ)。他一口京腔,一定要让簸箕找出有身份证号的证件,还说接下来到敦煌前还会有查的,但没有。万幸簸箕身份证没有丢,她去旁边的房子过检。特警大哥过来叮嘱我们可得把身份证收好了。重新上路后,司机说,如果簸箕没有找到身份证的话,她得被拘留三天,哈哈哈。司机还说他们少数民族会留胡子,被查的话必须要刮胡子,保持形象和身份证照片一样,不然也会被拘留。

最美公路途径的空城.jpg
最美公路途经的空城 图/簸箕

晚上我们住在鸣沙山月牙泉旁边的小镇。趁着晚上凉快,我们出门买了一个哈密瓜,十块钱一个,摊主奶奶让我们拿个大的。我们开开心心地捧着瓜回去,这瓜可甜了,但我们没吃完…也是这一天,由于水的摄入量大大减少(害怕上简陋厕所),我嘴唇一圈由微微发干到严重起皮。簸箕说我应该老了五岁。

第4天 8月7日

莫高窟

万万没想到,同行一共两车人,只有我和簸箕提前买好了莫高窟的A类票。八点半左右我们先看了两场电影,第一场是介绍莫高窟的历史,第二场是球幕影院,介绍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洞窟,其中有特窟,价值比较高,是买票之外还要额外付钱才能参观的。我期间差点睡着(其实是困的)。看完电影后,我们被车子拉去莫高窟。莫高窟是不允许私车进入的,进入每个窟内也不可以拍照。在A类票排队处稍稍等了一会儿,就有一个优雅的大姐给我们发耳机,带我们参观洞窟。旺季的A类票可以参观八个洞窟(淡季十二个),其中两个窟是所有讲解员都会带去看的,藏经洞窟和九层塔内的大佛窟,每天开放的洞窟不止八个,讲解员会根据人流和个人喜好(我的猜测)带队选择洞窟。以大佛窟为分界,A类票参观右边洞窟中的八个,B类票则只能参观左边洞窟中的四个。我们在参观时,还能看到B类票排队处长长的队伍。有些人头天晚上来排队,由于人数限制,都不一定能买上B类票。

m6OMZQ.jpg
这些洞窟是古代的工匠休息住宿的地方

看完每个洞窟出来我都会在手机上简单地记两笔,像是蓝色的颜料比金子还贵之类的小知识点。窟内的佛像都是泥塑,用榆木架子做形,用麻和发丝连接各部位。许多塑像都经过清代重塑,人物形态都没有早期灵动,但会在眼睛镶嵌琉璃,这也是清代塑像的标志和特色了。有些洞窟里会缺失一小块,据说是当年有美国人来用特别的胶水给粘走了,这也行?在55号窟,我们看到了壁画里的反弹琵琶!我这也就随便记记,现在看到我的笔记,很多画面已经想不起来。但当时我还看到有人拿纸笔认认真真边听边写的,我们同组的小朋友问题还特多。

看大佛窟的时间是最短的。先是听说里面有重大接待,我们得在外边等一等。解说大姐就跟我们闲聊,她说十年前他们做解说时,没有洞窟的限制,带着游客常常一讲好几个小时。现在为了保护洞窟,不仅数量,参观总时长也有限制,未来应该会更少。我突然有点奇怪的想法,等完全数字化,真实洞窟全部封闭保护起来后,下一次打开莫高窟也许是人类灭绝多年以后,另一个物种再次考古发现这里。终于轮到我们进窟,因为A类B类票都必看这个窟,人很多,我只抬头看了一眼,就被催促着出来了,只留下这佛又高又大的肤浅印象。

离开窟,我们逛了好半天周边馆,周边都以莫高窟壁画为素材,很有意思,实在忍不住不买。走回乘车点的路上还会经过博物馆,这个非常值得一逛!里面很多文物、艺术品,大多与宗教和手工艺相关。在博物馆最底下一层,还有一排洞窟,它们远离莫高窟本体,又能开放参观。我们起初觉得是仿造,但看窟内情况,窟门口写的简介以及禁止拍照和触摸的要求,似乎又是真的。

m6OVRP.jpg
莫高窟博物馆中的展品 拍了一张后被提醒不可以拍照

鸣沙山月牙泉

下午两点回到旅馆,我们休息了一下,想出门却发现下雨了。我们计划是去鸣沙山的,而直到六点多雨才停了,担心鸣沙山的沙子变得湿漉漉就不好玩了。因为住的地方离鸣沙山很近,我们走过去的,路上还碰到了好几队骆驼。有一只骆驼超级调皮,一直往旁边骆驼身上怼。簸箕说还有一只吃货骆驼,它们停下来让车的时候,就它还顺便吃了几口旁边的树叶。

鸣沙山门票也不便宜,需要一百一。进去之后我还租了一双鞋套,鲜艳的橘黄,非常扎眼,高度一直到膝盖下方一点。很多人都穿了鞋套,一眼望去,沙山上全是黄鞋套。

m6vDij.jpg
努力爬山的簸箕和别人家的小孩

爬沙山比我想象中累多了,而这还是沙子湿着抓力还行的情况。爬上第一个山头的坡上设置有木梯,走阶梯会轻松一点点,但是人很多,速度就慢。我们急着爬上去赶日落,就走旁边了,边爬边喘气,走几步就得停下来休息一下。当我们爬另一个山坡快到顶的时候,沙子几乎都干了,真正的爬三步退两步。最后实在不行,我直接上手了!簸箕在我前头爬上山,我用手抓沙的丑态被她录了下来,可恶。风还大得很,前面一个人上到顶的最后一脚甩起一阵沙,扑了我一脸。终于登上山头,沙漠大片(依然并不大片)在大风和落日中出炉了!累了的我俩,坐在沙坡上静静地待了一会儿,任凭风吹乱头发,反而觉得很惬意。

鸣沙山日落.JPG
鸣沙山日落

太阳下山,我们也准备下山了。没想到这个时候我们同车的情侣才刚爬上来,簸箕还帮了女生一把手,拉她上来。我们也不管他们,下山去。下沙山比上沙山轻松多了,而且特好玩儿!像踩在云里滑下去,虽然没踩过云,但大概就是这种感受吧!因为太奇妙了,我和簸箕笑个不停,旁边还有人说我俩跟腾云驾雾似的。

天色渐渐晚了,我们这才走到月牙泉旁,在湖边散了一会儿步才离开园区。夜晚,沿着月牙泉会亮起一圈蓝白色的灯,旁边的建筑上则点亮了金色的灯。这样的灯光搭配很克制,比我家乡那迷幻的灯好看多了。

第5天 8月8日

瓜州

离开敦煌就觉得天气越发热了!而今天还立秋呢。这一天我们早上路过瓜州。在瓜州服务站停留了一阵,这里全是卖瓜和特产的店子,连成一条,每个店名字也非常朴实。我们逛的那家叫瓜小妹,但其实每家都差不多。他们切了瓜免费给游客品尝,我觉得这里香瓜比哈密瓜更好吃。簸箕买了一块沙漠玫瑰石,似乎是沙子结晶而成。除此之外,我们每人还买了一袋牦牛肉干,一百块一袋,我俩加一起,店家给我们送了一个哈密瓜,由于没有刀切瓜,它陪伴了我们剩余的旅程,我甚至背着它回了上海。

嘉峪关

之后我们来到嘉峪关市。午饭依旧在一家清真餐馆,吃完后司机打发我们走去嘉峪关,下午四点之前回来。嘉峪关旺季门票也是一百一十元。太贵啰,我们想着里面就只是一个关,便不想进去了,打算在周围闲逛。离开前还看到同车的情侣正在排队等入园。看看地图,嘉峪关园区对面有个湖的样子。我们朝那边走,发现是个公园,种了很多花儿,大片大片的紫色!在里面散步更为轻松有趣。据我观察,公园旁边也是个小景区,正在修缮,估计以后连带着这个花园也需要买票入场。

m6OQaj.jpg
嘉峪关旁的公园

晚上到张掖临泽县已经超过七点,无法再进丹霞国家公园了,所以更觉得不必去嘉峪关的。在张掖的旅馆稍事休息,然而我悲惨地一屁股坐断了我的眼镜。出门买了一个强力胶,打开盒子发现应该附的针头不知在何方,只能拿一个曲别针戳通胶水头,勉强粘上,戴上却歪了,需要手扶着才正。之后和簸箕吃了一顿不那么简陋的晚饭:醪糟汤、烤羊排、搓鱼面、沙葱炒鸡蛋。羊排太膻了!我和簸箕决定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吃羊肉。结束大餐,我们还想去拍星空呢,走了一段距离城市灯光依旧很亮,我们只得作罢。期待明天的七彩丹霞之旅。

第6天 8月9日

张掖七彩丹霞

七点半进了公园,门票包含摆渡车费用共七十五元。这个价位主要景点为四个:七彩仙缘台,七彩云海台、七彩锦绣台、七彩虹霞台,每个景点之间有车接送。彩色的丹霞又美又神奇。到七彩仙缘台时,发现一条栈道在维修中,我们走去另一条栈道,看点并不太多,而且由于太阳刚升起,面对我们的山丘处于背光,拍不出它的好看。到后面三个“台”则类似看奇石,像是“众僧拜佛”啦,“小布达拉宫”啦,“裕固流苏”啦,观看时都需要想象力加持。在七彩虹霞台看到的“赤壁长城”还颇为壮观。

m6OmM8.jpg
丹霞公园一景
m6OnsS.jpg
深入其中的驼队

我们还看到有驼队载着游客穿行在山丘间,栈道上的人们拍他们,他们还很高兴地朝我们招手。丹霞公园往里还有别的景点,但我们受时间和票类的限制,没办法去看。但即使只看了这四个点,我们也非常满足。

扁都口 卓尔山

m6Ouqg.jpg
前往祁连的路上

下午的目的地是祁连,中途我们经过扁都口。这也是个种了油菜的地方,黄灿灿的油菜还没谢呢。大片油菜田被围了起来,需要买门票才可以进入。我们没进去,只透过围栏在周围拍了点照片,然后买了两个烤玉米吃。

之后我们来到卓尔山。门票六十元,摆渡车二十。性价比明显没有七彩丹霞高。但风景还是美的!据说被称为小瑞士。草和树的感觉的确和那边有些相似,但我觉得也没必要冠上这样的称呼,卓尔山就是卓尔山嘛。

卓尔山.jpg
卓尔山 图/簸箕

班车只送到景区门口,在到达卓尔山之前,还会路过居民区。车子把我们放下,接着就是靠自己爬栈道。栈道主要只有一条,而人又多,非常拥挤。我们以为像丹霞一样,每个景点之间都能坐车,走了两步就想下去了!然而想想不太对劲,继续向上爬,观望了一下,发现果然还是得自己走!最可喜得是登山途中,有人喊了一声“彩虹!”,我们回头一看,果然一道彩虹挂在远处的山头,红橙黄绿青蓝紫,每个颜色都看得见。可以走到的最高点是“西夏烽燧”烽火台,站在这里极目远眺,大地像一块用不同层次的黄绿方块拼起来的布料,近处的山坡起伏流畅,远处山顶还残留着白雪。此刻太阳虽然正在落山途中,但云也逐渐散开,光线舒展地铺在草地上。不过到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非常疲惫了,哈哈哈。在烽火台上静静地等待了一阵落日,任大风把我们吹出鼻涕后下山了。

下山途中,我们看到一个老大爷刚开始爬山,他手拿一个架上了三脚架的大相机,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小相机,身边没有同伴。他这会儿子爬上去,正好可以看到落日了呢。我们有些羡慕他,簸箕说等年纪大了,也想像他一样带着相机走天下。

这个时间下山的人正多,我们排了好一会儿队才搭上回程班车,今晚住在祁连县。

第7天 8月10日

阿柔大寺

最后一天算是归程。路过阿柔大寺,门票是十五元。拿到门票我当时就揣兜里了,直到写游记我才翻出来看了一眼,发现门票背面是一张简易地图,看着地图上的几个名字,总觉得我们当时没有看到过。

进门我们直接右拐,路过几个小殿到最右边,有一个长长的通道,连续三层,左边是大大的转筒,右边的窗户有光透进来。回到中间,一个主殿里坐满了喇嘛,光线昏暗,似乎在进行某种早晨的仪式。我们正好看见一个大喇嘛将一张纸币分给另一个年轻喇嘛,对方是用嘴接的。这时还有一个喇嘛手里拿着一沓钱从殿里跑出来,莫非是发薪日?我们不敢拍照,怕冒犯到他们,待了一会儿就走开了。随意地逛着呢,看到一个小喇嘛从某个房间跑出来,手里拿着像是做笤帚的一根枝条,边玩边跑,很活泼的样子。一座殿后有一个小平台,上面堆满了石头和石头堆成的小塔。我们不知道是何用意,但也堆了一个。

阿柔寺的石头.jpg
阿柔寺 石堆

祁连大草原

车在祁连草原的路上奔驰,草原上大批的牛羊在吃草。中途司机师傅也放我们下车了一次。也是没怎么来过大草原,没想到草原上全是小洞洞和动物粪便,根本无法避开,更别提什么坐在大草原上吹风了,不过我拍到了两只出洞的小草原鼠。但我,迫不得已使用了草原上的WC。哎,就是茅厕罢了,简易的搭成小房子,最可怕的是没有门,外面不写中文,就用涂料大大了写了W和C两个字母。

草原小老鼠.jpg
草原小老鼠

至于最后的景点,我们就真的只是在门口的“岗什卡雪山”五个字下拍了照。风是凉的,但毕竟不是冬季,山没有被雪完整地覆盖。我们走了两步就回车里等其他人回来。车门没关,小贩竟还走到门口来推销,架不住他们的热情,我们尝了两颗青稞爆米花,也就是爆米花味啦。我们尝了,却没买,最后干脆关上车门以示拒绝。

回西宁的路上堵了会儿车,四点多司机师傅把我们放在火车站附近的商场下。我和簸箕在商场吃了非常不清真的烤鱼,嘴上快活了,肚子却马上不妙了!总之最后我俩都是带着快乐的心情离开了西宁,她回家,我回上海。

其他小事

软卧遇到的一家子

从上海到西安我买的软卧,同一隔间的是带女儿的一家人。我周五下班匆匆忙忙地赶到火车站,背包里只有一个苹果,其他食物都没买,想着得吃火车上的饭了。我先跟他们搭了两句话,了解到他们是去西安旅游。这一家人还挺好的,关键是他们带了很多吃的!下午六点出发的火车,开车不久后他们就准备吃晚饭了,我非常厚脸皮地接受了他们的邀请,吃得饱饱的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他们也给了我一个饼吃。这位父亲还蛮健谈的,跟我聊了聊在上海生活的一些事,大多其实在吐槽,细节就不能拿出来说了。本来我觉得这一趟火车之旅应该会非常完美,哪知我半夜被这位大叔的呼噜声吵醒了,虽然机智的我带了耳塞,但根本阻隔不了。小姑娘也挺可爱的,十一岁吧,手机上和别人玩狼人杀,多次抽到狼人,还大都赢了。我对她表示佩服,毕竟我玩狼人杀只会说一句话:我是闭眼玩家。

被坑了

簸箕忘了带卸妆油,我们第二天在大柴旦找到一家日化店,买了一瓶完全不知名的卸妆油,竟然要价一百二,而傻乎乎的我还是付了钱。回到住处一用,说它是卸妆油还不如说是水,也卸不干净。勉强用了几天,回到西宁就扔了。

“小马哥”

我们在网上找攻略时,发现很多人都提到他们的司机是“小马哥”,我们在景点也会听到有人叫司机“小马哥”帮他们拍照。甚至和我们同行的另一辆车的司机也被乘客叫做“小马哥”。我就纳闷了,因为我们的司机不姓马,我怀疑这些司机也并不姓马,而“小马哥”只是一个代号。但没想到,看我们司机给那位司机打电话时显示的名字,他偏偏真的姓马!

我们的司机师傅

司机师傅并不是很外向,我们也一样,加上他口音太重,我们聊得不算太多。但在旅程后半截,他渐渐话多起来,话里话外都能听出他对青海的喜爱。说到自己的经历,他说他八几年的时候开了十年货车,拉货到新疆西藏一带。那时路况远没有现在好,送货还得赶时间,不然像蔬菜之类的货物容易烂掉。喔!难怪司机师傅车技溜溜的,看他们不断地淡定超车,有时对面来车眼看着要擦边了,他毫不慌张伸手将后视镜往内一收就过去了。他还说,拉萨也非常好看,推荐我们去。可是拉萨这么远,也不知道多少年之后我们才能下定决心去一趟呢。

我的归程

八点半我的车就检票了,上了硬座车厢,两个汉子帮我放好了皮箱(车上的人大都这么称呼行李箱)。今天早上我收到12306的短信,告知明天我将在西安转车的高铁由于上海那边的台风停运了,我怀着一丝侥幸暂且没有退掉这张票,但其实还是有些忧心忡忡。因为这意味着,我需要在西宁出发的这趟绿皮火车上,度过两晚一天,于周一早上五点半到上海,两天不能洗头。而明天车到西安后,我甚至会失去硬座去补无座票。但我还算幸运,上车后打电话给铁路客服,确认明天的高铁又恢复运营了!那么今天这一晚我也能忍了!

虽是硬座,但为了自己舒适一些,我还是决定刷牙洗脸。洗面台旁挤满了无座的大哥们,台子上也放满了他们的行李,只刚好留出一个池子。我勉强在人群中站住脚,身边的一个大哥在抽烟,我刷牙期间一直被熏,总觉得有点得不偿失。回到座位上我看书看到凌晨一点,之后在醒与睡之间度过了硬座的一晚。这是我第三次经历硬座夜车,前两次每次坐完,我都发誓绝对不再尝试硬座过夜,但世事无常啊。硬座最大的问题有两个:空间狭窄,腿无法伸展,酸累;椅背完全90度,背靠椅子完全无法睡觉。

在西安,我需要从西安站转到西安北站。明明是个外地人,买地铁票的时候还教上别人如何乘车去北站。因为西安北站的地铁站名叫做“客运北”,并不能很明显让人知道这是火车站。在高铁上,我一鼓作气写下了此次游记的初稿,罕见的没有拖延。